2008年6月12日 星期四

Ein herber Tag

苦澀的一天

如果阿嘉還在,
今天(六月十二日)會是他虛歲滿三十的生日
很令人傷感又感慨的一天

昨天打了通電話給亭嘉爸爸
問問他們是否過得安好
他也知道,我打過去的原因...

談及後續的一些處理,
也實在有些感嘆,
昨晚夜騎時,也跟小禎在說,
阿嘉搞不好連自己是怎麼走的都不清楚
所幸,如同小禎所言,
雖然阿嘉內向沒跟很多人交談,
在車隊中短短兩個多月的騎車時間里,
他真的很開心!

一個人就這樣離開我們,
我真的只想要有一個交代,
不只是對我,也是對亭嘉以及所有關心他的人

事發之後,我一直沒有談及肇事者,
我無法去原諒他只好選擇忽視他的存在

只傳了簡訊給家屬,說聲對不起,
有關賠償則隻字不提,
我無法理解這是一個怎樣的態度?
亭嘉的父母並不是要報復
而是這一種態度....唉!

二十四日是開庭的日子
公訴的罪名也只有兩項...
我真的很希望,
肇事者能有點擔當...
畢竟我們已經失去太多
你欠我們一個解釋!

##################

選在今天令人傷感的日子,
帶這你的相片登上大屯山助航站,
在尚未帶著你登上武嶺之際,
台北近郊也只有這個最高點能夠讓我紀念你





我已經很努力爬上來,
而且還沒牽車喔!
總算是沒丟你的臉,呵呵

只是下山時,
過了警察局就遇上傾盆大雨,
希望這不是你的淚水,
我多希望能再看到你陽光般的笑容啊!

今天的行程:

家-林安泰古厝-河濱-紅樹林-登輝大道-101-101甲-二子坪-助航站-原路回家

Entfernung: 91,06KM
Zeit:
101-101甲 : ca. 20min
101甲-二子坪 : ca. 44'40"(很墮落)
二子坪-助航站 : ca. 16'30"

2 則留言:

mswang 提到...

P大,我以前也認為壞人一定要受到處罰,可是後來受到一些事情影響,我相信做壞事一定會受到報應,只是不一定是這一世。

想開點,我們不是神,不能決定世間的命運,也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只能活在當下。

想想和阿嘉在球場打球當時的快樂,你應該瞭解我的意思。

by 恕恕

Die Spuren der Zeit 提到...

很訝異你在這裡留言
不容易耶 --- 第一個 呵呵!

如同文中所說
我不是想報復肇事者
而是我相信
亭嘉一定也想問為什麼

阿嘉跟我都不是話多的人
也許我門之間的互動比較多
我也知道你的意思
只是目前只要一回憶
意外事件的陰影太過巨大
總是壓過愉快的回憶

在車隊裡
對許多人而言
或許阿嘉僅只是一個過客
但在我心中
他佔有不可磨滅的地位

無論是他對自行車的熱愛與對自己的要求...
還有令人難以忘懷陽光般的笑容...
我很幸運能夠認識他
卻又何其不幸過早失去如同小弟一般的友人

我一直在想
如果他在團裡待的夠久的話
他會是最受大家歡迎的人物之一
(已經很多女孩黏在他身邊了 呵呵)